外资股东齐投反对票 安利股份修订“防狼”章程被否(2阿比让血红蛋白

  公告显示,股东会议案表决中的同意票合计7579.22万股,应该主要由公司大股东安利投资(持股4752万股)和第二大股东合肥市工业投资(持有2728万股)投出。5125.56万股反对票票数和外资股东持股数高度吻合,劲达和敏丰分别持有上市公司2634.8万股和2331.6万股股权,另有合计持有159.16万股的中小股东不同意修改公司章程。该议案未获出席股东大会的股东所持表决权的三分之二以上通过,被否决。

  但在包括安利股份第2期员工持股计划等其他议案上,外资股东均表示了赞成。同日发布的董事会决议也显示,外资方董事对一季报和董事会专门委员会调整等也投了赞成票。

  上述员工持股计划中的资金规模上限为6000万元,其中大股东安利投资将向员工提供不超过5200万元的借款。考虑到近期安利股份股价大幅下跌,以4月26日11.93元/股的收盘价来计算,该持股计划将持有约500万股安利股份股票,持股比例超过总股本2%。包括姚和平在内的董监高均参与持股计划,外资及国资董事则无人参与。

  在以“防止恶意收购”为核心的修改公司章程遇阻的情况下,分散的上市公司股权和不同股东方间迥异的利益,让夹缝中的安利股份境况微妙。

  有股东现场提问公司是否面临“被收购的风险”,身兼上市公司和安利投资控制人双重身份的姚和平在回答时略显纠结:“存在可能性,但应该说很小。”他形容安利股份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但别人要带走也“没有办法”。

  这也是A股上市公司在股权和管理权分歧问题上的一个缩影。目前安利投资持股比例仅为21.90%,姚和平等四位自然人直接和间接控制上市公司股权比例为22.18%,低于两家外资股东合计持股22.89%的比例。

  目前上市公司前四大股东都是当年参与创业的发起人股东,彼此间没有一致行动关系。千亿国际娱乐官网值得关注的是,在2014年首发限售期满后,为上市公司股权结构相对稳定,敏丰和劲达企业股东曾经自愿追加承诺:所持有安利股份的股份自2014年5月18日锁定期满后36个月内,每年转让的股份数量不超过本公司上年末持有的安利股份股份总数的25%。近三年里,两家外资股东合计减持了2320万股,仍持有近5000万股。

  这意味着,下个月两家外资股东即将承诺期满。从目前的情况看,大股东与三、四大股东之间应该还未达成新的默契。身为国资的二股东虽然本次选择了支持安利投资,但双方也并没有结成一致行动关系。阿贝埃斯特兰德二氏手术

发表评论